兼爱非攻。

年一年二·第二章 by不相为谋





(过渡章节,本文慢热,请耐心等待)



结果不出所料,嘉德罗斯得到了光荣翘课的资格。让他诧异的是,除了部分举手的凹凸年段前十成功通过之外,还有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无视了一直以来的象牙塔年段排名,跻身其中的人。

甚至,那个人做得,比那个黑得像是从来没有洗过澡的银爵,即他除了雷狮之外最有力的竞争对手,还要做得好。

而且今天,那个让人讨厌的雷狮,居然专心致志地在那里日常调戏安迷修,没有一点要和自己争抢首席位置,反而是充满了观战的意思,满满的都是试探的味道。

既然消息灵通的海盗头子一样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家伙……

这让他忍不住提起了一丝丝战意,情不自禁地想要去靠近和试探那个人,心里有一点痒痒的,好像一只小爪子在哪儿来来回回轻轻地抓挠似的。

虽然是有一点被雷狮那货当枪使的不爽,不过他们也一直是“亲密”的合作伙伴不是吗?

在“挑衅”那个人之前,他没准应该找那只满脑子都是安迷修三个字的蠢狮子“友好地”交流一下下。


不得不说,在听见可以“有偿逃课”即“带薪休假”的时候,格瑞是有一点点心动的。

——也许,他可以借此机会,查清楚一些真相。

要知道,他来到凹凸学院的目的,不仅仅是跻身精英行列并且在里面出类拔萃那么简单。


下课了。

金还是那个脾气,咋咋呼呼的,毫无城府地嚷着:

“哇哇哇,格瑞,你真的好厉害啊!这么难的题目,你都能够解决。”

——不愧是我的朋友。

金喜滋滋地想着。

格瑞收拾着书包,抿着嘴角,挺直脊背,绷紧了身子,强忍着不适的感觉故作平静地接受着来自不同地方的兴味目光的洗礼,压低声音冷冷地开口:

“你到底是怎么考到这里的?学聪明点,当心被算计了都不知道。”

“……哦。”

金懵懵懂懂地点头,笑容依旧灿烂耀眼,仿佛什么东西都弄不脏一样。

格瑞头痛地扶额。

或许他就应该坚持让金不要跟着自己来到这里。凹凸学院环境太复杂了,根本不适合金这样单纯的小孩。

——他该怎么办?

“格瑞格瑞,我们去食堂吃饭吧?”

金的话语打断了他的思绪。

格瑞抬起头,眉目平平地说:

“嗯,走吧。”

TBC


















评论

热度(12)